其實非常的簡單,關鍵在於:「哀號及掙扎」。


為什麼我們只覺得虐殺動物非常殘忍,
虐殺植物、或者虐殺昆蟲卻沒什麼感覺?
那只是因為只有動物會把當時的痛苦透過聲音,
一股腦的往我們的腦袋中灌,
對於我們人類來說,那種音調的聲音代表著是苦難。


君子遠庖廚,不是因為做菜做飯是女人家的事情,
是因為古人認為君子有學識有修養,
對於古代的廚房這種充滿殺戮的地方難以接受。


今天,殺牛殺馬殺豬並不會比殺小動物還要慘忍,
尤其是殺牛殺豬,那更是沒有殺戮的氣息;
啪滋一聲通電,動物就應聲倒下,比自然死亡還要沒有掙扎。


這讓我想起之前虐貓事件左右黑特版的爭論,
我個人理解出一種結論:
多數人對於「食用動物」並不覺得有錯,
而認為這樣的行為只不過是食物鏈的一環;
(甚至有人覺得人類處理食物比起肉食動物的獵殺還要仁慈)
然而虐待殘害動物就又是另一回事了....


學醫的只好說服自己,虐待手上的動物,
只是為了增進其他種動物的生存福祉,而不是以之取樂,
也算是替犧牲的實驗動物們找到上天堂的理由了。

il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