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拜六(昨天)晚上芬寶突然透過MSN邀請我一起吃飯。


聊天的過程,才知道她已經考上公務人員考試了,現在在台南工作,
不過這一陣子因為在南投受訓,所以周末都會在台中…
反正一直都是聊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。

在要分別的時候,我試圖給她一個擁抱,但是依照慣例她還是拒絕了,
她認為我誤會了她找我出來吃飯的用意。
(很抱歉,我並沒有妳想像中這麼寡廉鮮恥)
其實、這只是我表示善意的方式罷了,
我還蠻喜歡透過擁抱來傳達心中所有的複雜意念。

我很高興看到她達到當初要求分開的原因,
研究所也考上了,公務人員也考上了,這不是很好嗎?
說真的,要我打從心裡替另一個人覺得高興,
芬寶算是少數中我會這麼做的一位。
要我現在再去講求芬寶那些任性的要求已經沒有用了,
高中那個時候也是、大學好幾次也是,這次同樣避不開這個原因:
反正都是因為芬寶對自己的自信心不足,
其實是能做到的事情卻一再的給自己施加壓力,扯自己的後腿,
每一次每一次都拿要離開我來當作她要努力的藉口,
不過比起高中來說,這次他是徹底的成功了,
所以我也真的很滿意,我真的不能再說什麼了。
犧牲掉不知長進的我,換來這一切肯定是值得的,
芬寶的母親也應該非常開心吧!
反正我對芬寶的母親來說是「不夠好的」存在。

這半年來我也算是找到了我新的目標,
(並不是只情感方面找到另一個人,而只是為了開心的活著找到寄託)
芬寶心理也許也是希望我這樣振作起來吧,
不過這樣一來,找我吃飯這件事情,算是害我前功盡棄了,
那個孓然的感覺還得重頭培養起。

可惜的是最後我沒有看到芬寶的瞳孔,
燈光昏暗,我看不到瞳孔之內到底反映了些什麼,
我應該再也沒有機會好好的端詳人類最美麗的瞳孔,
而且還是曾經最重要的芬寶的瞳孔內散發的光芒了。


ilyvon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